Not love

2010/06/16 01:19
【序】

 「不要以為我有心幫你,我根本沒想要幫你,只是在找開心,所以你沒受我恩惠!」
 「你是笨蛋嗎....好人不是這樣當的...」
 「別再理我了,我自己自甘墮落,你理什麽理.....」

 眼睛所看都東西都不清晣了。我已經開始不知自己在說什麼。

 哭了嗎?

 「有人說過:『罵別人笨蛋的人,其實才是笨蛋。』
所以不要再罵我笨蛋了,」

 還能笑....你明白你有多笨嗎?哈....沒錯笨蛋那個是我才是....





【一】


 藍天白雲,小鳥的歌聲,被陽光照射得青綠的草木,微風吹過,花店的花傳來一陣陣的花香味,踏進店內,傳出一把溫柔的少女聲音。

 「歡迎光臨!」
 「.....請給我一束花。」
 「請問想要怎想的花?」
 「.....恩....用那邊的花吧...」
 「好的。請等等....請問要寫卡片嗎?」
 「..........嗯,請給我一張卡...」

 過了一段時間,我的手還是沒有動過,手邊的一張精美的白色卡片還是沒有寫上一個字。看著那卡片,心中湧出了一句話好想好想想寫下去。可是,我還是沒寫下。我不敢說出口都不敢誠認那句話。

 「不好意思,要先生久等了。花束好了」

 走出了花店,目的地就在眼前,可是感覺好長遠。哈...這路最少都要走上半小時,會覺遠是正常的,我真的變笨了...嗯...變笨了,真的笨了笨了怎會覺得自己走在泥沼上?每一步都好沉重沉重,踏一步都感到身心疲倦...

 藍天白雲,小鳥的歌聲,被陽光照射得青綠的樹葉,微風吹過,一陣陣草木的香味傳到房內。風令窗簾飄揚著,真是好天氣。男人在床上,望著窗外的風景。在這床上過了漫長的一年,每次外出都要麻煩別人幫忙

 男孩心想:「今天這樣好天氣真的好想外出曬太陽。」
 
 「吱呀」

 突然背後傳來開門的聲音,男人心情立即變得更好。

 「你來了啊。」
 
 男人目光轉視著開門進來的男生,對他微笑。

 推門進來的男生,手拿花束。聽到男人的聲音表情有點嚇了嚇,但視線一直不敢看回男人。男生回復平靜後,細細聲回了句

 「.....嗯」

 「今天天氣真的很不錯,對吧?」

 「....嗯,天氣很好....我幫你把花插好吧...不知你喜歡什麼花.....」

 「很香的花啦,真的好美。謝謝小骨~」

 「.....」

 「怎進來一直都不敢望我一眼。」

 男人的聲音本來就夠沉,這一句的語氣更是沉動而嚴肅。小骨聽到後,插花的動作停下,身體就好像被點穴了一樣。但好快,他又再開始走插花的動作。

 「你想太多了。」

 「那你望向我吧。」

 說出同一句話的同時,男人大力地拉了拉小骨的手,要他望向自己。小骨沒想到男人現今還有這樣的力氣...反應不來,一面驚訝的樣子望回男人。

 他的顏貌一個月比一個月看起來更  ,這是合理的吧...但每次看著我都覺....

 「小骨,別因我這個樣子而難過。我啊,覺得認識你真的三生有幸,感到是一生中最幸運的一....」

 「什麼三生有幸,我根本是你的不幸源頭!你因什麼到今時今日還能對著我笑,全都是因為我...你...你才會在這....」

 沒錯,他——尚陸 會在這醫院,過著被病所困,全都是我的錯....我不值得他向我微笑,他罵我,恨我...可能會令我覺這才是真實。




2010/06/16

【二】

 「那邊,到那邊坐吧....」
 「哈,好啊....不錯那個滿好看...」
 「看那邊,那位不錯看,真的啦...」
 「今天不喝到夠就真的對不起自己....哈哈哈」

 現在時間是深夜3點,街道上的人已經漸少。但在這間酒吧的人就漸多,真的如店名一樣「Night has just begun」。會到這間酒吧,只因這有我想要的東西。我想找的東西不是錢,不是情人,不是朋友,只是想找「快樂」。

  「快樂」的定義是什麽,經常聽到的解釋又是什麼?那是因人而議吧?有人會因很少的事而開心,有的就一直都不知怎才能令自己開心。不過啊~只要是有一刻能忘記所有煩人的事,大笑就是人生中最易達到快樂的方法吧!什麼~不懂得怎笑啊?那不要想太多吧~用這個「快樂」不就可以通往快樂!

  嗯,你猜得沒錯。我要的「快樂」不是你們所說的「快樂」,而是他口中所說的通往「快樂」所要用的通行証。這就是我半夜還會出現在這的原因。

  「好久不見」

  我進入NHJB酒吧後,望了望酒巴台那邊,最後找了個空位坐下。如同往常一樣,跟站酒巴台的調酒師打個招呼。

  「什麼好久不見,今天早上才分別....分別時間都不到20小時啦....」

  「哈哈....別這樣在意思!反正我們都差不多天天見面好難說那句吧,有時都要換換新的打招呼方法才好吧。」

  想問我因什麼還沒點酒和下酒菜,因根本不用點吧?調酒師已經在幫我調製了。我沒有好細仔在看老友調酒的動作,因這動作有多優雅對我來說都不過是一個動作。我反而更在意店內所有人的動靜!因我想找的「快樂」可能就會在這不經意地出現。

  「好了,請慢用。」

  說出了請慢用後,見前方那不可稱上是好友的客人動又沒動過酒。就望了望他所注目的地方。

  在一張圓桌邊,坐了三位男客人,年紀看起來約二十出頭,不算什麼特別。話說酒吧都是年輕的少男少女交友的最好地方,這點不足以令他這樣注意吧。再看一看桌上,放了四杯飲品,三杯放在那三位男客人的面前,分別是三種不同色彩的酒,其中有一杯沒記錯是大約半小時我所調製的。這樣長時間酒杯內的酒都沒完全喝完還和半小時的份量差不多還真是有點奇怪....啊,這不是重點吧!桌上還有一杯被喝過的果汁,看來一共有四位客人才對吧,會喝果汁客人大多數是不懂酒的女客人。看來那位客人是走了吧?

  突然,看到坐在中間的男人從外套的內袋拿出了一個折成三角形的東西出來,最後打後,內面的粉狀東西倒進果汁杯內...嗯...我有不好的想法。這才是令他注意的東西吧...

  「那不會是....」我把頭接近他的耳邊細聲道。

  「啊,酒調好了。不好意思我太專心了。」之後他再細聲地補充一句「十成是你所想的。看來是我出擊的時候了,獵物正在眼前。」

  唉...又來了,每一天都上影的節目?

2010/07/19


【三】

 看著鏡前的自己,真的覺得自己好沒用。

 都就快到三十了,還是一事無成。本來有一份好好的正職,但想都沒想到會因這種小事而被開除...以為當了老師這樣久,已經沒有任何學生可以令我感覺頭痛,因要見的世面都見夠了吧...真的沒想到會敗在女學生的手上。

 教師不能和學生談情,這才對啊,怎可能因他是校長的女就要我的一生敗在她手上...想來想去都想不通...

 不過,現在清醒過來才覺...半夜三更,我還留連在酒吧的我才最失敗...唉...還要被三個比我年少的少年開解真的超失敗,他們看起來還和我學生們年紀差不多...哇....想想下真的覺自已好失敗...還是跟他們道別回家好了。

 正當這位就到三十的男人走出廁所後,望了一眼剛坐的桌子方向,只感到不解。

 本來明明是自己坐著的位置,被一位看起來好年輕的長髮少女...還是少年才對,的人站著。正在跟另外一個男生在吵鬧,但在吵什麼不太聽到...

 「啊...」

 那長髮少年,怎拿起我的果汁喝下了...

 見到這情形的事,男人在未想好反應之前腳已先動,跑起來。

 捉著那少年的手,搶回果汁同時道:

 「你怎可以不經同意隨意拿別人的東西喝!喂,你笑什麼笑...」

 「啊哈...沒什麼...我可是幫了你啦...嘿嘿,笨蛋~ 不過沒想到喝果汁的是一位老年男!! 哈哈哈~~~」

 「什...什麼!? 老年人...我是比你年長但都未到老年吧...」想想下,那少年好像怪怪的...他剛說什麼幫了我?

 「喂,你們二個耍夠白痴未啊啊啊! 你啊,不是說你啊,阿伯! 長髮那個你怎破壞我好事!! 別以為你幫他喝下就沒事!! 你們,給我捉他出去!」

 「啊?」剛才還說話溫和的男生,怎突然變了另一個人似的...還叫我...阿伯!!!!? 

 就在男人還未反應的時候,長髮少年已經被二個人捉著,正確是半拉似的拉到店門口正想出外。正在那時,酒巴台的酒保衝了出來,大叫

 「給我停手,你們已經打擾到其他客人!」

 其實在更早之前,其他客人都因少年們的吵鬧聲吸引,望向他們所站的位置觀看。可是沒任何人出手或出聲。因有好劇看那有人會防止它上演啦,可惜作為長髮少年的友人沒可能看著他就這被拉著出店外!正常人想一想都知會出什麼事...話說這是每天差不多會上畫的老梗泡沫劇。

 「等等...他只是喝了我杯果汁,我都未生氣,你們可必好像要殺人一樣拉他? 先放了他吧,其實我都想跟你們說告辭,不喝那果汁離開...所以放了他先吧...」

 「噗...哈哈哈...」

 「喂喂喂,笑什麼笑啊,我可是好心幫他啦,還笑什麼笑...」男人心想。

 「哈哈... 你真的笨蛋來的嗎...不得了,笑死我了....好了好了,大家都別這樣認真拉~~ 不過是一杯『普通』的果汁!! 對吧~ 哇哈哈!!!」

 長髮少年一邊笑著說一邊不隱地站起來,但他還未站好,就被三個少年的首領似的男人一腳踼了過去,其他二個二的都動手打起它來!!
 
 「等...別打了...」
 「停手啊!!」

 我和酒保先生同時叫了出來。但在動手手的少年們沒停手。

 「我根本不在意那杯果汁最後是被誰喝,但小骨,你這次真的以為那只是杯是你想要的東西嗎?啊...」

 首領似的男人說出那句後,手輕輕揮了一下,本來在打著小骨的少年們都停下手來。

 那首領捉起小骨的頭髮,要他望著自己,之後輕輕在他面打拍了拍,之後在小骨耳邊細聲說:

 「那杯不是你要的『快樂』,而是我想尋快樂!」

 我完全不懂那男人說的是什麼意思,但叫小骨的少年,聽到後本來還帶笑的臉,一下子變青,當然笑容都消失...

 首領見小骨的笑容消失,滿意地笑了笑。之後走到酒保那邊,手輕輕拍了拍他,用有點輕浮但溫柔的聲音說:

 「我給面阿征先生你,今天就放過小骨吧。
  我們走。」

 阿征盯了一下那男,就衝到小骨那。

 「小骨,沒事吧...」阿征用著一吧柔和的聲音。

 本來轉身離開的男,回頭望了望他們,有點不甘似的細細聲「哼」了一聲,就離去。

 見到那男真的離開店後,我本來想事件都完結了吧,可以離開。就在我正想出聲說先告辭時,小骨那少年好像有點奇怪....

 
2011/06/12






這東西有人認真看,一定會想打我XDDDD 梗超舊文筆又超差!
啊啊,錯字請當看不到,留空格請自行填充吧(被巴)



Comment Post

名称:
标题:
邮件地址:
URL:

密码:
秘密留言:只对管理员显示

Trackback

Trackback URL: